動態新聞
動態新聞

城鄉融合發展之重大意義與現階段的主要矛盾

發布時間:2020-03-18

城鄉融合發展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是黨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是國家現代化的重要標志。  新世紀以來,三農問題成為中央決策的重中之重。2003年我國宣布取消農業稅,隨后大幅增加涉農事項的財政補貼和轉移支付。城鄉收入差距擴大的趨勢逐步得到遏制。但必須看到,在全局性重大關系中,城鄉發展不平衡仍是最大的不平衡,農村發展不充分仍是最大的不充分;也必須清醒認識到,財政補貼替代不了改革,局部改革也替代不了全面改革。弱鄉村不可能有強中國,要實現中央提出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及鄉村振興戰略目標,必須徹底破除城鄉二元體制和二元結構,順應城鄉融合大趨勢,重塑城鄉關系。



一、城鄉融合發展的重大意義

城鄉融合發展是破解新時代社會主要矛盾、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的最有力抓手。

從城鄉關系層面看,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要求我們更加重視鄉村。城鎮化是城鄉協調發展的過程,不能以農業萎縮、鄉村凋敝為代價,城鎮和鄉村是互促共進、共生共存的。


★ 城鄉融合發展是國家現代化的重要標志

我國現代化同西方發達國家有很大不同,西方發達國家是一個“串聯式”的發展過程,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信息化順序發展,發展到目前水平用了200多年時間;我們要后來居上,決定了必然是一個“并聯式”的過程,“四化”是疊加發展的。在工業化城鎮化進程中,農業還是“四化同步”的短腿,沒有農業現代化,沒有農村繁榮富強,沒有農民安居樂業,國家現代化是不完整、不全面、不牢固的。到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大頭重頭在“三農”,必須向農村全面發展聚焦發力,推動農業農村農民與國家同步基本實現現代化。到2050年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基礎在“三農”,必須讓億萬農民在共同富裕的道路上趕上來,讓美麗鄉村成為現代化強國的標志、美麗中國的底色。

★ 城鄉融合發展是拓展發展空間的強大動力


我國城鄉發展不協調的矛盾比較突出,但差距也是潛力。如期實現第一個百年奮斗目標并向第二個百年奮斗目標邁進,最大的潛力和后勁在農村。鄉村大量資源要素一旦得以與全國甚至全球大市場相對接,普遍能夠釋放可觀的紅利。比如鄉村旅游、生態農業和高效現代農業設施的發展,在經濟下行中對農民增收越來越重要,有助于吸納城市龐大消費需求,刺激廣大農村的內需;而農村土地綜合整治和新型農村社區的建設,以及更多戶籍農民進城,則可以有效拉動投資和消費。


二、城鄉二元分割的主要矛盾

我國城鄉關系正在發生新的變化,城鄉之間人口對流互動明顯增多,一些資本開始下鄉尋找發展機會,城鄉之間的分工與互聯互通增強,城鄉融合的大趨勢正在逐步顯現,但目前存在一些亟需解決的矛盾和問題。


★ 城鄉規劃分割影響各類要素在鄉村合理落地

城鄉規劃一體化是指引城鄉經濟社會融合發展、協調城鄉空間發展布局、統籌城鄉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保障。我國存在城市和鄉村兩個規劃體系、兩套規劃管理制度,在規劃方面存在城鄉脫節、重城市輕農村的問題。城市一般都有規劃,但不少農村規劃缺位,相當一部分鄉村無規劃或規劃不實用,宅基地違規亂建,有新房沒新村、有新村沒新貌,農村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設施等布局整體上缺乏科學指引。在城鄉融合發展的背景下,推進城鄉產業、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生態環保等統籌發展,離不開城鄉規劃的銜接和融合,離不開科學合理布局。


★ 農村產權模糊制約了權能釋放和價值顯化

產權制度是市場經濟體制的基礎性制度,明晰產權是推進城鄉要素平等交換和市場化配置的前提和保障。對農村各類產權進行確權,是保障農民意愿得到充分尊重、保護農民利益不受侵犯的重要基礎。當前,我國農村產權還很模糊,缺乏清晰準確的文本記錄。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宅基地使用權等確權頒證工作尚未全面完成。農村產權交易平臺尚未建立,產權資本化和退出通道不暢。


★ 人口在城鄉之間自由流動的制度門檻較高

一部分農村勞動力在城鎮和農村流動,是我國現階段乃至相當長歷史時期都會存在的現象。在農民進城仍是大趨勢的情況下,既留住本地人才,又暢通城市智力資源、人力資本下鄉通道,是城鄉融合的要求,也是鄉村振興的重要保障。城鄉二元壁壘,最頑固在戶籍。從城市看,一些外來人口比重較高且落戶意愿較強的重點地區,對外來人口尤其是普通勞動者落戶設置隱性門檻,大量在城鄉之間流動的人口長期處于不穩定狀態,不僅導致潛在消費需求難以釋放、城鄉雙重占地問題很難解決,還會帶來大量社會矛盾風險。從鄉村看,我國的農村仍處于在相對封閉的環境下、依托農村自身要素搞建設談發展,農村就是農民,外人很難進;農民在農村只能搞農業生產,靠農業收入養活自己;如果農村遇到一些困難,依靠財政補貼還是主導思路,這導致鄉村缺人氣、缺生機,村莊空心化、農戶空巢化、農民老齡化不斷加劇,鄉村內生活力遠遠不足,整體發展水平亟待提升。


★ 城鄉土地權能長期不平等

城鄉二元土地制度是當前影響城鄉融合發展的重要制度,是牽動城鄉兩個地理空間和工農產業現代化的關鍵性問題。城鄉二元土地制度改革不破題,不僅農業農村現代化會受到影響,整個國家現代化進程也會受阻。我國土地制度具有明顯的城鄉分立特征,城鄉土地市場嚴重分割,農村土地無法通過市場實現充分流轉。土地增值收益在城鄉之間分配嚴重不公,不僅導致農村土地價值受到抑制和剝奪,也造成農村集體建設用地大量空置閑置和隱性流轉。


★ 城鄉金融資源配置不合理

金融是現代經濟的核心、經濟運行的血脈,城鄉融合發展亟須為農村注入金融服務和資金活水。我國城鄉之間金融制度安排存在明顯差異,農村金融服務供給不足,農業經營主體信貸可獲得性較差。比如城鎮居民住房產權、大部分國有土地使用權、企業設備等都可以用于抵押;而農村的宅基地使用權、生產周期長的經濟作物、養殖的豬羊、企業投資的設備廠房,不能作為抵押的標的物。城鄉金融機構向農村覆蓋延伸不足,城鄉網點占有率和覆蓋率差距較大。


★ 城鄉公共資源配置失衡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促進城鄉融合發展,必須在城鄉公共資源均衡配置制度安排上取得重大突破。城鄉差距大最直觀的是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差距大,城市基礎設施和教育醫療等公益事業幾乎全部由國家財政投入,而農村公益事業除部分政府財政投入外主要依靠農民自己,這一制度安排造成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落后于城市。城鄉基礎設施配置標準差異較大,例如,在一些大城市近郊農村,道路配置只能按照一般鄉村道路建設標準,嚴重不符合實際需求。


★ 城鄉社會治理體系不健全

城鄉社會治理是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事關黨和國家大政方針的貫徹落實,事關居民群眾切身利益。隨著農村人口大規模外流、現代城市文明向農村滲透,傳統農村社會的超穩定結構被逐步打破,農村社會治理體制受到很大沖擊、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一些農村社會治理陷入自治弱化的困難局面,村民大會“會難開、事難議”。大量農業轉移人口進入城市后,無法融入城市社會治理體系,城市中形成了二元社區和二元社區治理,弱化了農業轉移人口對城市的認同感和歸屬感,埋下社會治理隱患。


★ 城鄉融合發展工作機制仍需完善

三農工作是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城市工作在黨和國家工作全局中舉足輕重,二者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當前仍需出臺適應城鄉融合發展需求的各項措施,將6億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在黨的堅強領導下充分調動起來。



本文來源:改革網

Copyright ? 2016 qhdzmtz.com 冀ICP備16012466號-1

哈尔滨麻将群无押金5毛 2017赛车pk10官网直播 北京赛车开奖软件 广东36选7好彩1走势图 彩票论坛官网网站 疯狂飞艇官网下载 急速赛车彩票 app 股票杠杆平台价格 佳永配资-配资平台那个好 西宁特钢历史股价 股票配资在线就找卓信宝配资